医院却成为了最大的无辜者
2020-01-12 08:4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3年12月31日,老人的儿子李兆勇对羊城晚报记者说,一场为村民代言的山林纠纷导致父亲“死不瞑目”,为了父亲的遗愿,历时3年,上访十余次,直到不久前广东省公安厅终于受理了我们提交的材料,说是元旦后10天左右会给出答复。这让李兆勇的心里又升腾起一丝“平反”的喜悦。

2010年10月27日,中山市南朗镇政府组织相关单位和岐山村小组、麻东村小组部分村民、干部就两村山地归属问题在华照村委会办公室举行座谈会。

儿遵父命要讨公道

可是,这一住就是两年多,期间让他出院,他也不肯,医院也不敢强行赶走。而且这两年多以来,老人从未交过医疗费用,只要有不舒服,就找医生拿药。直到目前,李社佳仍一直拖欠着医院7万余元的费用没有付清,医院曾经发过一次律师函,要求尽快还钱,没有收到回复,医院也再没有催过。

从2010年10月27日到2013年1月5日,整整801天,李社佳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。南朗医院副院长吴坚说,李社佳虽然住院了800多天,但是实际在医院的日子也就200多天,其他大部分时间他都回到家里,一有身体上的不舒服就回来拿药或者诊断。

法院裁决李社佳方因证据不足,不能认定被水瓶砸伤,判李社佳败诉。

村书记甩水瓶砸会场

律师函催过也没用

医院催他出院,他不肯,医院也不敢强行赶走他们。老人在2013年1月病逝时,已拖欠医疗费用7万余元。

然而,医院却成为了最大的无辜者。南朗医院的医生向羊城晚报记者介绍,因为老人一口咬定有疼痛感,一定要住院,所以只能以“软组织挫伤”让其住院。且当时,李社佳由民警送到医院,还有镇相关领导担保,所以预交1000元押金就住进了医院。

法院判决书显示,会议开到一半,时年86岁的老村干部、村民代表李社佳站起身来,冲着村书记陈志坚质问:“拿不出红线图(山林权属划分图),就吃了岐山几个山,小心你后面的那几年。”

法院既已判定,李社佳方又找不出任何新的证据,对于李社佳的后人来说,唯有不停上访,从中央到地方,从纪委到检察院……俨然成了“上访专业户”。李兆勇说,父亲一心为公,却死不瞑目,能为父亲讨回公道,做什么都值得。

村书记恼羞成怒,狂将手中的矿泉水瓶“往地上一扔”,离他2米远的86岁高龄老村干部却应声倒地,被送往医院诊疗。老人捂着前额,一口咬定被水瓶砸伤,还有在场其他村民代表作证,可是医生没有发现外伤,也检查不出内伤,苦于无奈才以“软组织挫伤”收院治疗。可这一住就是801天,直至死亡,还欠着医院7万余元的住院治疗等费用。医院敢怒不敢言,只能抱怨:“我们也是被绑架了。”

陈志坚不等听完李社佳的质问,就已经按捺不住,“用手拍了一下会议桌并站起拿起桌上一瓶矿泉水摔到地上。”这时,隔着两个座位的李社佳却应声倒地,现场一片混乱,民警也出动了,赶紧将李社佳送往当地医院治疗。李社佳及在场多名村民代表都一口咬定,陈志坚的水瓶砸到李社佳头部。

据医院接诊的医生介绍说,李社佳入院的时候,捂着前额,说是疼痛难忍,但是没有明显外伤,经检查后,也没有发现颅内损伤、脑震荡等情况。但李社佳一直叫疼,要求住院治疗。医院无奈,只能在诊断书上写明“软组织挫伤”,并收院治疗。

原本村书记与村民的纠纷,为何医院要显得如此弱势?究其原因,终究还是怕村民把事情闹大。

村民指认被挖的山林

2012年12月18日下午,即李社佳去世前十几天,他叮嘱后人:“为我讨回公道,使我瞑目,入土为安。千万切记做好此事。”

吴坚说:“其实我们也是被绑架了。为了维稳,我们必须配合,不敢将他强行请出医院。也不敢催款。”据李兆勇称,他父亲的遗体至今停放在殡仪馆,原本每日需要80元的费用,但是殡仪馆也没有收取。

中山南朗村民带头讨说法坚称被村支书“砸伤”,一直拖欠着医院7万余元的费用没有付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oznze.cn2012年开码|香港东方心经黑白马报|一肖免费公开资料香港版权所有